EAVE

评论丨南方共同市场或难以构建统一货币

江时学

2019年6月6日,素有“巴西特朗普”之称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对邻国阿根廷进行首次正式访问。在访问期间,他说,巴西与阿根廷两国应该构建一个名为“比索-雷亚尔”的统一货币,在条件成熟时将其流通范围扩大到南方共同市场的另外两个成员国。他甚至还表示,这个统一货币应该在未来扩展到整个南美洲地区。

南方共同市场是四个南美洲国家根据其1991年3月26日签署的《亚松森条约》成立的一个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根据这一条约,南方共同市场的经济合作方式包括以下4个方面:一是通过逐步取消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在成员国内部实行商品、服务和生产要素的自由流通;二是对第三国或由国家集团组成的第三方,设立共同对外关税,并采取共同的贸易政策,以增强4国的竞争力;三是在地区性或国际性经贸论坛上协调4国立场;四是在成员国之间协调宏观经济政策、部门经济政策以及外贸、工农业、财政、货币、汇兑、资本、服务、海关、运输和通讯等领域中的政策,以确保成员国在适当的条件下开展合作和竞争。

我们不能____四国在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道路上取得的成绩。例如,四国的公民可以在不需要护照和签证的条件下,凭身份证自由出入;又如,四国的多种进出口商品可以享受免税或低关税的优惠;再如,根据关税同盟的规则,四国对来自非成员国的产品实行统一关税。

但是,南方共同市场在可预见的将来或难以构建一个统一货币。这与以下几个不利条件有关:

一是一体化程度不深。虽然南方共同市场已近而立之年,但其一体化程度很难说是令人满意的。例如,一体化组织成员国之间的相互贸易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被认为是该组织一体化程度的重要指标。欧盟成员国相互之间的贸易占其对外贸易和投资总额的比重早就超过50%,而南方共同市场的这一比重不足20%。

欧元问世以前,欧盟内就已经实现的了人员、商品、资本和服务的“四大自由流动”。迄今为止,南方共同市场仅仅实现了人员的自由流动。这样一种程度不深的一体化显然无法满足统一货币对一体化程度的要求。

二是政治意愿不强。政治意愿既是国家领导人的意志,也是民众的愿望和诉求。由于统一货币涉及南方共同市场成员国的主权问题,博索纳罗提出构建统一货币的设想后,四国政治家的反应是冷淡的。

在博索纳罗发表其“高见”后不久,巴西央行的有关官员就表示,他们事先根本不知道博索纳罗总统的想法,而且,巴西央行并未制定与阿根廷央行讨论如何推出“比索-雷亚尔”的工作计划。

事实上,民众的反应也是不积极的,他们很难接受本国央行放弃货币发行这一事实。须知,想当年,面对身陷金融危机的阿根廷,一些美国经济学家认为,阿根廷应该放弃原来的“货币局”汇率制度,采用“美元化”。许多阿根廷人愤怒地表示,除非美元纸币印上阿根廷“国母”爱娃·庇隆的头像,否则阿根廷不会把美元作为本国的法定货币。

三是经济条件不成熟。货币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是不言而喻的,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欧元的问世和成长经历表明,使用统一货币的国家必须具备以下两个基本条件:一是良好的经济形势及经济增长潜力;二是统一的宏观经济政策。毫无疑问,南方共同市场缺乏这两个条件。例如,长期以来,巴西和阿根廷的经济形势持续萎靡不振,令人担忧,阿根廷甚至尚未走出201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在这一情况下,强硬推出一个货币联盟,必然会对经济形势造成更大的破坏。又如,四国的宏观经济政策有着很大的差异性,而且还常常随着政府的更迭而变化无常。其结果是,统一货币不仅不会消除这些不确定性,而且还可能助长金融危机、银行危机或货币危机的爆发。

博索纳罗在参与2018年巴西总统竞选期间,曾多次说过,如果他能当选,他将使巴西退出南方共同市场,因为巴西不仅未能从这个一体化组织中获得多少好处,而且还付出了不少代价。上台半年后,博索纳罗就又改变了对该组织的看法,并提出了构建统一货币的宏伟设想。四国经济一体化,令人拭目以待。

 返回21经济首页